重温《古田会议决议》,迈步政治建军新征程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洪武子责任编辑:丁杨
2019-12-30 14:33

重温古田会议决议,迈步政治建军新征程

■洪武子

【原文】:

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一九二九年十二月)

红军第四军的共产党内存在着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这对于执行党的正确路线,妨碍极大。若不彻底纠正,则中国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红军第四军的任务,是必然担负不起来的。四军党内种种不正确思想的来源,自然是由于党的组织基础的最大部分是由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出身的成分所构成的;但是党的领导机关对于这些不正确的思想缺乏一致的坚决的斗争,缺乏对党员作正确路线的教育,也是使这些不正确思想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原因。大会根据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指出四军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表现、来源及其纠正的方法,号召同志们起来彻底地加以肃清。

【重温语】:

《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1929年毛泽东同志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是著名的“老五篇”之一,也是“老五篇”当中写得最早的一篇。通篇渗透着无产阶级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思想,是以公心战胜私心,用公心武装党和军队的成功之作;是把中国传统的“天下为公”思想与共产主义理想相结合的成功之作,也是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源头之作。通篇体现了我们党和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

当年,面对红四军内部存在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提出了从思想建设着手,纠正党内存在的错误思想,从而达到保持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的目的,实现了用无产阶级先进思想改造非无产阶级落后思想的伟大认识飞跃。90年后的今天,尽管中国的发展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在党内军内及其他公职人员当中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一些非无产阶级思想,甚至是一些严重的错误思想。如何做到不忘初心,重整行装再出发,中国共产党人再次自我亮剑、自我纠错。2014年金秋,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决策和领导召开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对强军兴军作出新的“政治擘画”,开启了新形势下政治建军的时代篇章。这也是新时期共产党人重铸党魂、军魂,纠正不良风气、树立清风正气、铸牢个人理想信念之魂的豪迈之举。

【原文】:

关于单纯军事观点

单纯军事观点在红军一部分同志中非常发展。其表现如:

(一)认为军事政治二者是对立的,不承认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甚至还有说“军事好,政治自然会好,军事不好,政治也不会好”的,则更进一步认为军事领导政治了。

(二)以为红军的任务也和白军相仿佛,只是单纯地打仗的。不知道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特别是现在,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红军的打仗,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才去打仗的,离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

(三)因此,在组织上,把红军的政治工作机关隶属于军事工作机关,提出“司令部对外”的口号,这种思想如果发展下去,便有走到脱离群众、以军队控制政权、离开无产阶级领导的危险,如像国民党军队所走的军阀主义的道路一样。

(四)同时,在宣传工作上,忽视宣传队的重要性,在群众组织上,忽视军队士兵会的组织和对地方工农群众的组织,结果,宣传和组织工作,都成了被取消的状态。

(五)打胜仗就骄傲,打败仗就消极。

(六)本位主义,一切只知道为四军打算,不知道武装地方群众是红军的重要任务之一。这是一种放大了的小团体主义。

(七)有少数同志囿于四军的局部环境,以为除此就没有别的革命势力了。因此,保存实力、避免斗争的思想非常浓厚。这是机会主义的残余。

(八)不顾主客观条件,犯着革命的急性病,不愿意艰苦地做细小严密的群众工作,只想大干,充满着幻想。这是盲动主义的残余。

单纯军事观点的来源:

(一)政治水平低。因此不认识军队中政治领导的作用,不认识红军和白军是根本不同的。

(二)雇佣军队的思想。因为历次作战俘虏兵甚多,此种分子加入红军,带来了浓厚的雇佣军队的思想,使单纯军事观点有了下层基础。

(三)因有以上两个原因,便发生第三个原因,就是过分相信军事力量,而不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

(四)党对于军事工作没有积极的注意和讨论,也是形成一部分同志的单纯军事观点的原因。

纠正的方法:

(一)从教育上提高党内的政治水平,肃清单纯军事观点的理论根源,认清红军和白军的根本区别。同时,还要肃清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的残余,打破四军本位主义。

(二)加紧官兵的政治训练,特别是对俘虏成分的教育要加紧。同时,尽可能由地方政权机关选派有斗争经验的工农分子,加入红军,从组织上削弱以至去掉单纯军事观点的根源。

(三)发动地方党对红军党的批评和群众政权机关对红军的批评,以影响红军的党和红军的官兵。

(四)党对于军事工作要有积极的注意和讨论。一切工作,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去执行。

(五)编制红军法规,明白地规定红军的任务,军事工作系统和政治工作系统的关系,红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士兵会的权能及其和军事政治机关的关系。

【重温语】:

《关于单纯军事观点》是1929年毛泽东同志起草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文中的第一部分,是针对当时红四军内部存在的“重军事轻政治”的倾向所作的经典之作。文章直指事物发展本质,充斥着辩证唯物主义思维。

毛泽东同志坚持问题导向,指出“认为军事政治二者是对立的,不承认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进而又指出了红军的性质、宗旨,“以为红军的任务也和白军相仿佛,只是单纯地打仗的。不知道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特别是现在,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红军的打仗,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才去打仗的,离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

毛泽东同志借剖析单纯军事观点的表象与根源,阐明了红军革命的目的和意义,同时批判了各种不良的倾向,如“把红军的政治工作机关隶属于军事工作机关”,“这种思想如果发展下去,便有走到脱离群众、以军队控制政权、离开无产阶级领导的危险”,“忽视宣传队的重要性”,“打胜仗就骄傲,打败仗就消极”,“本位主义,一切只知道为四军打算,不知道武装地方群众是红军的重要任务之一。这是一种放大了的小团体主义”,“保存实力、避免斗争的思想非常浓厚。这是机会主义的残余”,“不顾主客观条件,犯着革命的急性病”。在批判这些错误倾向的同时,我们看到了毛泽东同志反复谈到的群众路线的观点,看到了毛泽东同志后来在“进京赶考”前说的“两个务必”的影子,“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看到了哲学的思辩,批判了机会主义,提出应尊重客观规律,要在实践中,做细小严密的群众工作。

毛泽东同志分析了单纯军事观点的来源,指出队伍中存在“政治水平低”的问题,“过分相信军事力量,而不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党对于军事工作没有积极的注意和讨论”。进而提出了纠正的办法,要求“从教育上提高党内的政治水平”,“肃清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的残余,打破四军本位主义”;“加紧官兵的政治训练”,“发动地方党对红军党的批评和群众政权机关对红军的批评”,“党对于军事工作要有积极的注意和讨论。一切工作,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去执行”;“编制红军法规,明白地规定红军的任务,军事工作系统和政治工作系统的关系,红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士兵会的权能及其和军事政治机关的关系”。在古田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志第一次旗帜鲜明地提出了通过教育提高党内的政治水平,并要求编制红军法规,明确军政关系、军民关系、官兵关系。

学习这一章,对我们的启示很多。任何伟大的事业都必须做客观实际的估量,要有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和底线思维,站在全局的角度来思考和审视问题,坚持群众观点,依靠群众力量,辩证看待人和事的发展,既抓实际工作,也抓思想政治工作,引导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形成合力,推动人的意识水平的提高,推动社会的进步发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中国军网 - 中国人民解放军官方军事新闻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