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军人的思念与坚守:愿你逐光而行,心向暖阳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王雪振 黄宗兴责任编辑:张硕
2020-01-13 09:32

又到年关,在边防军人的世界里,这是思念与坚守的季节。

花开有季,雪落无声,一季有一季的风景。

想家是因为去家万里,思念是因为远方有她。时光潋滟,守望如初,有过多少内心挣扎,就有多少留下来的理由,这就是边防军人的忠诚与崇高。

生活就是一座围城。守在边关,边关就是家。离开边关,你会想念那里的一石一砂、一山一景;会想念孤寂寒冷的戈壁和狂风,想念仍然坚守在那里的亲密战友。

有眷恋有情怀,但终会离别;有寒冷有孤寂,但心有温暖。守望远方如是,坚守人生亦然。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愿你逐光而行,愿你心向暖阳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王雪振 特约记者 黄宗兴

临近新春的周末,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驻训的新疆军区某连官兵,在密闭的营房内,组织了一场特殊的“画展”。

经过投票,下士罗浪的画作《阳光灿烂的日子》被评为“最受欢迎作品”。关于绘画,有很多评判标准,大家说之所以喜欢这幅作品,是因为“这幅画里有兵、有情、有阳光”。

时值寒冬腊月,遇上雪天,雪域高原便成了孤岛,官兵们也成了“货真价实”的“饮冰卧雪人”。凛冽的寒风,硬生生地砸向他们的血肉之躯。在冰冷与赤诚之间,留给他们的,是独特深刻的人生体验和新年愿景。

新年伊始,连队举办雪地足球赛,快乐在阳光中飞扬。王雪振摄

生活在不见阳光的日子

指导员杨明璐清楚地记得,他和战友驻守的这片高原,从去年11月中旬至今,能见到太阳的日子寥寥可数,五个指头就能掰过来。

连队所在营地是狭长的谷地,两侧连绵的雪山,将营房夹在中间。特殊的地理位置、高海拔以及极寒环境,总是让温暖望而却步:昼间最高气温-13℃,夜间气温低至-40℃,阳光很少穿透云层……

承载着雪花的乌云,最低时几乎与营房屋檐平齐。在这里,雪天延绵不绝,似乎没有尽头。即使在晴朗的日子,阳光照射的时间至多不超过3小时。

四级军士长朱军伟是连队最老的兵,高寒地区驻防经验也丰富。他说:“高原的气候就是这样,入冬前阳光强烈到‘躲都来不及’,可天一转寒,阳光就变成了‘稀缺资源’,大家天天念叨着啥时能见到太阳,可以晒晒被子,享受下日光浴。”

寒冬来临之前,为了确保官兵温暖过冬,上级除了做好其他御寒措施外,还特地为连队安装了一个小型锅炉。

由于距离锅炉房过远,某连的一个临时哨位没能接装暖气,这里,成了连队官兵与寒冬直接接触的“最前沿”。站在哨位,哨兵与严寒,如同进行着一场意志拉锯战。

有阳光的日子,哨位成了“福地”。

哨位设在一个2米多高的土台子上,太阳照射总是“先人一步”,光量充足。中士马雪锋说,每到那个时候,上下哨的哨兵都乐得嘴开花。

不仅哨兵满心欢喜,在阳光露头的时间里,整个连队营区也喜气洋洋。除了晒被子和晾衣服的,不少人还会搬出小板凳,三三两两地围拢在一起,沐浴阳光。

每当这个时候,上等兵赵耀的心思,都花在了自己精心照养的“蒜苗树”上。

为最大限度地利用阳光,他需要瞅准最有利的位置晒蒜苗。这里缺乏绿色植物,官兵们都特别喜欢养蒜苗,每个班里都有十几盆。哨位的土台子上,自然成了晾晒蒜苗的“兵家必争之地”。

负责通信保障的丁明松,常常需要全天值班。他说,自己是全连见阳光最少的人,最长的一次,有20多天不见阳光。但他并不觉得缺失了什么,全身心坚守岗位,反而让他引以为豪。

战友们栽种的“蒜苗树”,长势喜人。王雪振 摄

挑战常在,逐光而行

阳光稀少的另一面,是实实在在的“冰冻挑战”。

过冬之前,连队会全方位做好各项准备。然而,尽管官兵有着厚实的保暖衣物和其他防护措施,但依然无法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冻伤不可避免。

手背开裂,指缝开裂,脸被冻裂,耳垂被冻开,脚被冻肿……形形色色的冻伤,说也说不完。医务室里,消耗最大的药品就是冻疮膏。

上厕所也是件麻烦事,小厕还好说,如果是大厕,官兵们都尽量选择在每天中午解决,因为那个时候最暖和……

极端的严寒,压榨着官兵,也逼迫着生活在这片荒芜大地的生物。狼会主动到营区的垃圾场找食,甚至还会将部队的车辆作为“追逐目标”。

驾驶员杨辉曾有过和狼“接触”的经历。一次运送物资途中,他通过后视镜发现,有几个黑点一直跟着他的车。等到放慢车速,细致观察时,才发现是6匹狼。

那段路,狼群和车辆,像是相互角逐,在追赶了八九公里后,狼群才停下脚步,望着卡车渐行渐远,悻然而去。这次经历,也成了杨辉与战友们的谈资,好几次做梦,他都反复梦到这次“奇遇”。

冰雪带来更大的困难,是运输。

连接国道与某连营地的,是一条近百里长的简易边防公路。寒冬来临时,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沿途经常出现8级以上的狂风,异常艰险。

不久前,连长苏博康曾前出救援一辆地方物资车。救援官兵用锹刨、用镐挖,2辆军用运输车一齐用力,才将被困的车辆拉了出来。谁知,被救出来的地方司机说啥也不走了,连说“不能要钱不要命”。

苏博康没办法,只得将物资就地卸载转运,又护送司机上了国道之后,才放心返回。

“没人不惜命,但穿上军装,就得敢于牺牲,敢于豁出命去。”在苏博康眼里,正是在这般严寒环境之下,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军人家国担当的含义。

对于严寒,苏博康从无畏惧,但他也有“一怕”——他最怕战友生病。连队虽说有军医,医疗条件却很有限。

熏醋、消毒等手段,被连队运用得淋漓尽致,唯一一个目的,就是预防感冒。严寒条件下,感冒更容易引发致命的肺水肿、脑水肿等高原疾病。作为连队的“家长”,苏博康一丁点儿都不希望这种情况在“家”里发生。

高原军人的“生日party”上,水果蛋糕的滋味很独特。王雪振摄

新年心愿,心向暖阳

刻骨铭心的极寒体验,给连队官兵带来的,是更为真切和诚挚的人生感悟。这种感悟,直勾勾地体现在新年愿望上。

朱军伟最大的愿望,就是休假回家后,到奶奶的坟前磕个头、道句歉。2019年10月,他的奶奶因病去世,他却没能见最后一面。

朱军伟是长孙,平日里最得奶奶疼爱,弥留之际,老人坚持不让家人将自己病重的消息告诉他,她当然想孙子,但她更明白孙子穿上军装,有时“忠孝难以两全”……

听闻噩耗,连队给朱军伟安排了事假,可是持续的大雪导致车辆无法赶来,部队的车也下不去。一拖再拖,最终还是错过了老人的丧期。那天夜里,满腹悲怆的朱军伟,在雪地里,面朝家的方向,长跪不起。

对于朱军伟的经历和内心焦灼,上士洪映武说,特别能够理解。

去年10月初,洪映武远在四川的女友不幸遭遇车祸,肋骨摔断一根、牙齿撞掉了4颗。

这件事,洪映武起先并不知情,每到周末他和女友通话,那边都是旁人代接,不是推脱有事,就是谎称出去办事忘带手机了。

三周后,感觉到异常的洪映武,坚持要跟女友视频通话,女友的家人知道再也隐瞒不过去,就把事情告诉了他。

想到女友承受苦痛而自己却不在身边,想到那么一个爱美的姑娘经历这么多煎熬,洪映武心如刀割。

后来,等到女友逐渐恢复了身体,洪映武埋怨她,“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他的女友说:“你那里封着山,与其让你干着急,倒不如瞒着你……”听了她的话,望着窗外的雪,刚刚25岁的洪映武,既感动,又愧疚。

那一刻,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趁着今年休假的时机,向女友求婚,尽最大努力,给对方一个温馨的家。

中士刘斌新年最大的愿望,是拥抱爱情;上等兵吴林的新年愿望,则显得比较“务实”,他希望“雪域孤岛”能时刻保持与外界的信息畅通,确保自己不与外面的世界脱节。

琳琅满目的愿望“清单”里,上等兵刘万珍最希望的,是早点下山冲洗一张“全连雪地大合影”。

今年9月,刘万珍准备重返高校。他还想冲洗一张尺寸更小点的照片,放到钱包里,将这段逐光而行的日子,小心呵护,一生珍藏。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中国军网 - 中国人民解放军官方军事新闻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