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脱贫攻坚一线见闻|穿迷彩服的第一书记

来源:央广网责任编辑:杜汶纹
2020-01-17 10:12

央广网通化1月15日消息(记者苑竞玮)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安口镇长安村,山多地少,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是个典型的偏远乡村和“空心村”。

脱贫攻坚以来,在驻村第一书记杨立山的带领下,长安村大力改善村容村貌,发挥特色产业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一户一策,养蜂、苗木等产业从源头上解决了贫困群众致富无路、增收无门的难题。如今的长安村已经整村脱贫,走在了致富的道路上。《新春走基层·脱贫攻坚一线见闻》今天(15日)推出《穿迷彩服的第一书记》。

长安村2019年底实现了全面脱贫(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苑竞玮 摄)

1980年出生的杨立山过了年整40岁了。他总是穿一身土黄色迷彩服,四方脸,寸头,腰杆笔直,走路生风,16年的军旅生涯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再明显不过。

长安村驻村第一书记杨立山查看蜂箱(央广网发 驻村工作队供图)

“大榛子适合在山地生长,我们村有19户种了大榛子,它是一个中长期的项目。养蜂,每户贫困户收益在12000元左右。光伏扶贫,2019年我们每个贫困户每人分到了1000元。贝母种植,2020年4月份左右的时候免费为贫困户发放,让发展庭院经济。红豆杉和穿龙骨正在发展,这也属于中长期项目。有一天我们工作队撤回去了,这些产业会逐渐见效益,不会让贫困户发生返贫的现象。”杨立山表示。

2016年转业到地方,转过年就到长安村担任了第一书记。如今,说起村里的事儿,杨立山像扒拉算盘珠子一样利索。可他自己却说,记性不好了:“总觉得我记性不如以前,贫困户让我给打听啥事,我答应他了。但是,吃完饭我就给忘了……”

采访杨立山有点困难,他怕记者的报道被父母听见。“我其实不太愿意接受采访,之前一直都犹豫,我怕播出了我妈他们听见,作为子女,我不想让父母太为我的事操心。”杨立山说。

驻村工作队查看村民家新安装的厕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苑竞玮 摄)

杨立山对自己的父母隐藏着一个秘密。驻村工作队的同屋队员杜文鑫向记者讲述了去年4月23日发生的让他至今心有余悸的一幕。

“他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睡不着觉,直到那天发病,就听到特别难受的那种声音,像被人掐住脖子的那种声音。当时杨书记嘴已经快说不来话,发出呜呜的声音……他说,他当这么多年兵没掉过眼泪,这次是真感觉自己不行了,跟我说,‘兄弟,哥可能不能在这里陪你了’,然后他掉眼泪了。”杜文鑫告诉记者。

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身体稍稍恢复,杨立山马上又回到村里,村里的太多事,他放不下。他始终记得2017年他刚开始驻村时的情景:“冻脑袋。当时村部是老村部,没有改造过,常年不烧火,东北很冷的。当时我就在村部里盖了两个被子,底下插着电褥子,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就醒了,被冻醒的。”

三年时间,杨立山全部的心思和时间都花在如何让长安村脱贫上。如今河北屯铺上了水泥路、长安屯安上了58盏路灯、野猪沟屯建起了13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村民们的土坯房变成了大瓦房。

进入冬闲,长安村的年味越来越浓。

李正斌的老伴正剁着饺子馅儿,70多岁的李正斌两年前遭遇了车祸,腿受了伤,干不了重活,儿女都在外地打工,老两口也因此致贫。在杨立山的帮助下,李正斌家成了2018年村里养蜂的重点试验户。

“咱不能光靠国家掰着嘴喂对不对。杨书记来了,‘你看看你养点蜂子能行吗?’‘今天白天我搅点蜜’,晚上装瓶一直装瓶装到11点多钟,第二天又给我拉去卖。我去年卖了12000多块钱,要俺俩,这一年上哪去挣12000块钱。”李正斌说。

杨立山冬季到养蜂村民家查看蜂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苑竞玮 摄)

养蜂,是杨立山为村里寻找到的一个关键的致富出路。他认为,这个村地处水源保护区,自然条件优越,生态环境好,但缺少劳动力,扶贫开发需要因地制宜。

杨立山说:“长安村基本上都是因病致贫,年龄大的贫困人口比较多,得占百分之七八十。发展养蜂不用太多的体力,也不耽误种地,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项目。开始联系养蜂所,实地来了三四次以后才定下来要在长安村实验性养蜂,蜂子发完以后遇到很多困难,新养蜂的人不懂,我们给他们发资料进行培训,我那一年被蜇了四次,脸上,还有嘴唇,嘴唇被蜇得直翻。2018年实验了5户,2019年我们又发展了11户贫困户,再加上非贫困户,我们现在养蜂合作社已经达到了27户,带动他们致富。”

记者:现在已经很成规模了是吗?

杨立山:对,下一步我准备注册个商标,如果蜜多了我就用电商往外经销。

如今,李正斌通过养蜂脱了贫,但他觉得,这个来帮助他脱贫的人也很需要别人的帮助。“他(杨立山)的孩子生着病,才六七岁吧,糖尿病,我正好卖了蜂蜜,我说把我这茬蜂蜜卖了拿回去给孩子看病,说实话我心里真感谢人家。”李正斌说。

杨立山的妻子一直没有工作,女儿患有先天Ⅰ型糖尿病,每个月的治疗费就得2000多块钱。这笔钱,已经占去了杨立山收入的绝大部分。但杨立山说,和大家脱贫比起来,小家里的困难不算什么,等村民的日子过好了,他就回通化去照顾家人。这样的选择,妻子能理解吗?

“特别心疼。不是说我自私,我就希望他回来。在家疗养了几个月,那段时间就是一直都在忙村里的事,好多村民也来看他,也来电话慰问。就是这份寄托,好像都在他的身上。”杨立山的妻子告诉记者。

去年10月,杨立山在组织不允许、妻子不放心的情况下,从通化市再次回到了长安村。迷彩服的兜里多了阿司匹林、牛黄降压丸和三七片,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份对家人的愧疚和牵挂。

“在这里,对家里什么也帮不上,说实话肯定没有她累,家属还得整孩子,孩子还得上学,早晚做饭,完了还得接孩子,用她的话说,‘你现在在村里待六天回家待一天,就觉得你好像不是咱家人儿似的’。”杨立山说,“希望女儿能够开心快乐,我跟女儿说,‘孩子你这个不算什么毛病,不要把它当成自己的负担’。我觉得很对不起家属,得感谢我岳父和岳母,他们帮助了我们很多,扶贫结束以后我会弥补对他们的亏欠。”

长安村河北屯村民扭大秧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苑竞玮 摄)

不久前,长安村最后6户12人退出了贫困行列,至此长安村的35户100人全部脱贫。快过年了,杨立山最初的愿望实现了,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陆陆续续回来了,路灯杆上的大红灯笼亮起来了,大秧歌扭起来了。

驻村工作队员林宏遥:我们工作队特意选择了红灯笼,红色意味着团圆、喜庆。快过年了,我们希望每个回村里的人都感受到热热乎乎、亮亮堂堂的气氛,辛苦一年了,过个团圆年。

村民马荣环:出来扭秧歌。现在挺好的,比之前好多了。

杨立山:希望在2020年,长安村的建设会越来越好,村民都能够富裕起来,过上小康的生活,也希望我们的产业越来越兴旺。

驻村工作队安装的58盏路灯照亮村里的各条小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苑竞玮 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中国军网 - 中国人民解放军官方军事新闻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