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干部于海俊:用生命守护那片绿色

来源:新华社作者:于长洪、张丽娜、邹俭朴责任编辑:杨红
2019-07-30 08:30

“没个官样的副局长”

很多干部说,看过于海俊着急,却没见过他急眼。他从来不吆五喝六、为难大家。令资源林政管理科科长吴建国敬佩的是,这个副局长原则性很强。林业局的辅助生产设施管护站以及防火瞭望台,建设手续没批下来,他顶住压力不搞未批先建,尽管因为开工进度慢被点名批评,但他还是一面想办法推进审批速度,一面做科长们的工作,让大家遵纪守法。

没有“官架子”但有奋斗情怀,是很多干部职工对于海俊的一致评价。

在他牺牲后,各级组织在调查中发现,他虽多次承担国家林业局和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重大项目,但没有一例违反党风廉政规定的举报和负面反映,从没有在项目建设中为亲朋好友打招呼,更没有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

走进于海俊的办公室,一个扶手已磨出大洞的办公椅格外显眼,墙角的洗脸盆也已多处掉漆……机关事务科行政管理员王颖昌说:“我提出要给他换个座椅,他非要我找个修鞋的师傅来修。老师傅来了一瞅,说根本就修不上,换个得了。于局长却说,这不还能坐嘛。”

他每次回牙克石开会,便住在家里,财务人员提醒他说在家住宿不能领取出差补助。他却说:“为了一点补助就住在宾馆里,或者找地方开个票,那不是祸害林业局吗?”

于海俊殉职后,从农村来的弟弟于海瑞,第一次走进哥哥的宿舍,发现衣柜里的几件汗衫,衣领都磨得起毛了;冰箱里除了方便面就是馒头;60多平方米的家中,装修摆设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风格,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看到了哥哥“还不如农村”的生活,于海瑞心疼地放声大哭:“我们都以为他当了局长,生活肯定很好,没想到是这样啊!”

于海瑞说,哥哥从来不做违背原则的事儿,他和晚辈们在一起说得最多的就是“好好干,靠自己走出来的路最踏实。”

“知夫莫若妻”。妻子刘文庆从来没有觉得60多平方米的房子小,这个家里装着他们3口人最简单平静的日子,装满了夫妻俩相濡以沫的所有记忆。

于海俊是家中的老大,是一大家子的顶梁柱。母亲生病期间,他们两口子每两个月凑5000元钱给家里汇回去。后来老父亲病重,有一天老父亲给他打电话说不治了,等百年后,好好办个后事吧。“然后他哭啊,海俊很少在我的面前表现这种状态,那种无力和无奈,现在我想起来都揪心。”

她的眼里,深藏着对丈夫的爱恋。她拿出了两人往来牙克石和根河的51张火车票。“这俩地方只有一趟绿皮火车,一坐就得6个多小时。偶尔他挤出个周末回来看我,多数时候是我赶着节假日去看他。只要他有时间,他都会在出站口下边的电线杆子那儿等着我。”

今年的端午节,刘文庆又兴致勃勃地坐上了绿皮车。“那天,他骑着自行车驮着我,到火车站去给我买票,我开玩笑说咱俩是马路上的风景线啊。”

“他说忙,我从来不多问,我知道他有正事做。我不指望他赚大钱过奢侈日子,俩人在一起就是最快乐的。”滑雪是他们共同的爱好,可是最近这些年他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消遣。“老于答应我,等退休了一定要补偿我。”刘文庆说。

“我们约好退休后出去走一走,就从我还没去过的呼和浩特、包头走起。他还让我在网上搜索全国各地的名小吃,答应带我去尝尝。攻略我都做好了,老于却失约了!”说到这,刘文庆泣不成声。

“亲爱的姑娘,向我招手笑,喝一杯奶茶,情意深。”他唱得慷慨激昂,她听得如痴如醉。

这首《骏马奔驰保边疆》,是于海俊1991年在家唱歌时,刘文庆用磁带给录下来的。过去,他一出长差,刘文庆便把老磁带放在枕边听。现在,每个难眠的夜晚,她就循环播放着这首“情歌”。当旋律响起来时,她仿佛看到了心中的骏马,依然在林间奔驰。

(新华社呼和浩特7月29日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中国军网 - 中国人民解放军官方军事新闻门户